您现在的位置: 主页 > 企业文化 >  正文
“强社交”“潮玩”小众飞盘运动收获年轻人喜爱
发布日期:2022-05-23 01:4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搭载“强社交”和“潮玩”属性的飞盘运动,与当下的“露营热”结合,迅速成为年轻人社交生活中的新宠。在长沙,人们或在湘江边三五成群,或在足球场二三十人集结,以飞盘为“媒”,结识新朋友,融入新团体。

  “这周有活动吗?”“下周天气好就能飞起来了。”“不下雨就有。”5月14日,三湘都市报记者注意到,在长沙湘北飞盘社群第4群中,不断有群友“冒泡”讨论下一场社群活动时间。

  (飞盘运动在友好的氛围下展开。受访者供图)

  从2月份开始,为湘北飞盘社群服务而建立的微信群中,群友人数从零开始快速增长,到现在已有1600多人,分群马上将超过4个。“群友满了500人才建下一个群,我们建第2、3、4群时,距离前一个群建立都不过1个月时间。”湘北社群的快速扩大,令社群主理人、“85后”天津小伙张庆惊讶不已。“我知道喜欢飞盘的人越来越多,但是没想到长沙会有这么多。”

  在湘北社群中玩一场飞盘活动,人均不超过50元。“天气好的线场活动,每场最多只招募30人。”张庆介绍,社群中的玩家涉及职业包括网红餐厅老板、健身教练、教师、主持人等,包括他在内有10名飞盘教练。“我们是一个‘不正经’的飞盘社群,除了传接飞盘,在平常的社群活动时,我们还会设置小游戏,让大家在一个轻松氛围中,增加深入认识彼此的机会。”他透露,湘北社群从今年2月建立第1个微信群至今,群中已经“诞生”两三对情侣。

  飞盘运动20世纪四五十年代兴起于美国,并非新鲜事物。在中国,飞盘也已经在北京、深圳、上海、杭州、武汉等城市多点开花。张庆在老家读大学时便开始接触飞盘,毕业后他来到长沙工作,2010年,和当时几个新结交的朋友一起成立了一支飞盘队。这支曾经拿过全国极限飞盘公开赛冠军的队伍,就是如今湘北社群的雏形。

  (张庆多次参加了全国极限飞盘赛事。(受访者供图)

  “2015年之前,我们队伍主要以社会人士为主,上班族占80%,学生占20%。”现在,群员年龄主要在20-28岁之间,张庆笑称,他已经是社群中年纪最大的玩家。“中南大学和湖南大学等学校把飞盘运动做起来了,2015年后,我们队伍中慢慢地有越来越多的学生加入。”

  年轻人喜欢以“新潮”来标榜自己的特立独行,而且有合适且大的场地,大学成为了“滋养”飞盘运动发展的“土壤”。目前,湖南已有中南大学、湖南大学、长沙理工大学、湖南中医药大学、南华大学、湖南农业大学、湘潭大学等15所高校开设了飞盘课程。长沙飞盘协会会长,湖南大学飞盘队教练、飞盘课程教师许新厦向三湘都市报记者介绍,“飞盘比较便宜,学生们可以消费得起。而且他们走入社会后,又带上其他朋友爱上这项运动。飞盘上可以定制logo,打上明显的个性标记,大家可以相互赠送。可以说,飞盘已经成为了年轻人中间的‘社交货币’。”

  许新厦认为,入门快——新手小白经过2小时的基础动作培训就能很快上手;没有裁判——需要玩家更多地沟通交流、懂规则;玩法多——除了人气最高的极限飞盘,还有飞盘高尔夫、花式飞盘、勇气飞盘、沙滩飞盘等多种玩法……飞盘运动天生自带的平等、自由、多元、包容的气质,正好切中了年轻人日益增长的个性化需求。

  (长沙飞盘协会会长,湖南大学飞盘队教练、飞盘课程教师许新厦演示花式飞盘。今年6月,由他编写的《大学极限飞盘教程》将面世。)

  目前,人们提及飞盘运动,更多地是指极限飞盘,它综合了篮球、足球、橄榄球的一些特点。

  极限飞盘比赛为两队,共14人参加,以飞盘传接为竞技内容,通过队友与队友之间在场地上传递飞盘至得分区、队友在得分区成功接住飞盘得分。选手除了要具备飞盘的传接盘技术外,也必须具备良好的团队精神、体能、速度、弹跳等综合素质。此外,极限飞盘还是一项无身体接触和无裁判的运动。

  根据某热门社交平台今年1月发布的《2022十大生活趋势》,2021年飞盘相关内容的发布量同比增长了6倍。目前在该平台上搜索“飞盘”,能够得到6万多条笔记,除了比赛规则、装备购买的内容外,占比最多的笔记就是分享飞盘体验,且女生的活跃度比男生还高,其中不乏明星、综艺咖分享初玩飞盘的心得。

  搭载“强社交”和“潮玩”属性的飞盘运动,与当下的“露营热”结合,迅速成为年轻人社交生活中的新宠。在长沙,人们或在湘江边三五成群,或在足球场二三十人集结,以飞盘为“媒”,结识新朋友,融入新团体。

  “这周有活动吗?”“下周天气好就能飞起来了。”“不下雨就有。”5月14日,三湘都市报记者注意到,在长沙湘北飞盘社群第4群中,不断有群友“冒泡”讨论下一场社群活动时间。

  (飞盘运动在友好的氛围下展开。受访者供图)

  从2月份开始,为湘北飞盘社群服务而建立的微信群中,群友人数从零开始快速增长,到现在已有1600多人,分群马上将超过4个。“群友满了500人才建下一个群,我们建第2、3、4群时,距离前一个群建立都不过1个月时间。”湘北社群的快速扩大,令社群主理人、“85后”天津小伙张庆惊讶不已。“我知道喜欢飞盘的人越来越多,但是没想到长沙会有这么多。”

  在湘北社群中玩一场飞盘活动,人均不超过50元。“天气好的线场活动,每场最多只招募30人。”张庆介绍,社群中的玩家涉及职业包括网红餐厅老板、健身教练、教师、主持人等,包括他在内有10名飞盘教练。“我们是一个‘不正经’的飞盘社群,除了传接飞盘,在平常的社群活动时,我们还会设置小游戏,让大家在一个轻松氛围中,增加深入认识彼此的机会。”他透露,湘北社群从今年2月建立第1个微信群至今,群中已经“诞生”两三对情侣。

  飞盘运动20世纪四五十年代兴起于美国,并非新鲜事物。在中国,飞盘也已经在北京、深圳、上海、杭州、武汉等城市多点开花。张庆在老家读大学时便开始接触飞盘,毕业后他来到长沙工作,2010年,和当时几个新结交的朋友一起成立了一支飞盘队。这支曾经拿过全国极限飞盘公开赛冠军的队伍,就是如今湘北社群的雏形。

  (张庆多次参加了全国极限飞盘赛事。(受访者供图)

  “2015年之前,我们队伍主要以社会人士为主,上班族占80%,学生占20%。”现在,群员年龄主要在20-28岁之间,张庆笑称,他已经是社群中年纪最大的玩家。“中南大学和湖南大学等学校把飞盘运动做起来了,2015年后,我们队伍中慢慢地有越来越多的学生加入。”

  年轻人喜欢以“新潮”来标榜自己的特立独行,而且有合适且大的场地,大学成为了“滋养”飞盘运动发展的“土壤”。目前,湖南已有中南大学、湖南大学、长沙理工大学、湖南中医药大学、南华大学、湖南农业大学、湘潭大学等15所高校开设了飞盘课程。长沙飞盘协会会长,湖南大学飞盘队教练、飞盘课程教师许新厦向三湘都市报记者介绍,“飞盘比较便宜,学生们可以消费得起。而且他们走入社会后,又带上其他朋友爱上这项运动。飞盘上可以定制logo,打上明显的个性标记,大家可以相互赠送。可以说,飞盘已经成为了年轻人中间的‘社交货币’。”

  许新厦认为,入门快——新手小白经过2小时的基础动作培训就能很快上手;没有裁判——需要玩家更多地沟通交流、懂规则;玩法多——除了人气最高的极限飞盘,还有飞盘高尔夫、花式飞盘、勇气飞盘、沙滩飞盘等多种玩法……飞盘运动天生自带的平等、自由、多元、包容的气质,正好切中了年轻人日益增长的个性化需求。

  (长沙飞盘协会会长,湖南大学飞盘队教练、飞盘课程教师许新厦演示花式飞盘。今年6月,由他编写的《大学极限飞盘教程》将面世。)

  目前,人们提及飞盘运动,更多地是指极限飞盘,它综合了篮球、足球、橄榄球的一些特点。

  极限飞盘比赛为两队,共14人参加,以飞盘传接为竞技内容,通过队友与队友之间在场地上传递飞盘至得分区、队友在得分区成功接住飞盘得分。选手除了要具备飞盘的传接盘技术外,也必须具备良好的团队精神、体能、速度、弹跳等综合素质。此外,极限飞盘还是一项无身体接触和无裁判的运动。

  根据某热门社交平台今年1月发布的《2022十大生活趋势》,2021年飞盘相关内容的发布量同比增长了6倍。目前在该平台上搜索“飞盘”,能够得到6万多条笔记,除了比赛规则、装备购买的内容外,占比最多的笔记就是分享飞盘体验,且女生的活跃度比男生还高,其中不乏明星、综艺咖分享初玩飞盘的心得。汉普森少儿英语培训机构不予退费的情况投诉